coooooco三

小透明+不常出没lft

画了两只(●'◡'●)ノ❤拿着❤的可爱男人(?)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ˆoˆ﹡ )

“王王王……王上不要这样(\\\﹏ \\\)!”

俩人甜甜的黏腻摸鱼🐟嘻嘻嘻嘻

p2是政哥霸气的勾肩搭背!^o^

「王上刚刚气鼓鼓的样子太可爱了w」李延尉如是想到hhhhh
斯也很可爱嘻嘻嘻www

【掏出草稿纸就摸鱼x

啊呜呜呜呜看见安吉太太画的新衣服太心动了呜呜呜偷偷摸一摸🐟才安心😭😭😭💟💟💟
暗搓搓艾特安吉太太 @安且吉兮-大秦拉面 【躲墙角

暗搓搓xxx
又画嘶哥哥了^o^
嗷嗷嗷😭

不细化了!!就这样咯w(゚Д゚)w
不会画背景!!!!😭😭😭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我好兴奋啊!
这是!急刹车orz

陛下辛苦了,为你捏肩!
2p是抱抱嘻嘻嘻嘻嘻嘻

接受了同学的安利一去不复返……
人设是 @安吉Ays-大秦拉面 太太的!超棒!!超好看!暴风哭泣😭😭😭

#博狼# 无我[四]




☆这章完结,乱搞一通哈哈哈![并不简单]


  妖怪们都围坐在一起快乐地吃饭。他们很是赞叹白狼的那一箭,对着白狼又夸又笑,白狼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今天大家都特别兴奋,所有人都借着庆功宴的理由尽情欢笑。

  “哇!晴明!快来管管你家狗!你怎么还不认得你博雅大爷!!”所有人都看向门口那个被狗纠缠的身影,只有跳妹开心的蹦向门口:“哇!博雅叔叔来啦!欢迎欢迎!”大家放声大笑。

  博雅一脸倦色地走进饭厅,一转身就径直扎进酒堆里:“喂大天狗子!今晚陪你一起喝酒哈!”

  ……

  宴饮进行到后期,小妖们有的累了就回去睡了,在场的大人(大妖)们还在一杯一杯地喝着酒。博雅跌撞地站起,对着空气喊了一句:“老子回房睡了……”便拿着酒瓶摇晃的走进里屋。

  白狼滴酒未沾。她一直看守着红叶,以防她又一个虎抱扑向晴明。现在,红叶烂醉在地,又看见刚刚博雅令人担心的醉态,她决定去关心关心他。

  白狼顺着走廊,一路上都没有看见博雅,直走到走廊的尽头,看见她的房间虚掩着门。她轻轻拉开房门,看见博雅站在廊下,抬头看着月亮,月光清晰地勾勒出博雅好看的侧脸。

  白狼忍不住眨了眨眼,她想确认一下刚才的那个博雅是不是她现在看见的这个安静的侧影。

  未等白狼开口,博雅便说话了:“我才不会这么轻易的就醉了呢,刚刚的全是装出来的。”他眉心一皱:“先不说这个了,我要来问问你,今天你是如何突破自己以前的状态的?‘残心’应该已经是射箭最高的技艺了吧。”

  白狼的确没想到博雅会问这个问题,不过仔细想想倒也是,或许博雅大人此行就是为了来问自己呢。

  博雅踱着步子走进屋里:“你们走了以后,我就一直在思考,如何能够突破最高的境界,”博雅走到白狼面前:“所以我觉得直接来找你会快得多……”

  白狼咬了咬下唇:“无我。”她望着博雅的脸:“这是我自创的一种全新的境界,就是无我。”

  博雅沉了沉眸子,突然笑了笑:“哈,没想到,人类的弓术居然被一个妖怪超越了……真是不甘心。”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转身走向外面的练箭场。

  夜晚的寒气加重,练箭场四周的竹林更加衬托出夜的宁静。博雅走到场地中央,转身看着跟着他走出来的白狼。

  远处隐约传来笛声,清婉却不悲凉。

  “大天狗……”博雅轻抚自己的玉笛:“今夜他肯定是醉了,呵,他那笛声可难得一听……”

  白狼也仔细地辨认着风中的笛声。这首曲子的吹奏方法似乎很特别,长调悠长,短调婉转,风格感觉也和博雅吹的不一样。

  大天狗吹的笛子,充满了凄美,和博雅那种孤寂有着完全不一样的风格。

  “博雅大人,”白狼开口道:“您不用为此感到懊恼的。”

  博雅眸子沉了沉,心事终究还是被点破了。

  白狼看着博雅大人脸上可爱的变化,不禁  prpr博雅的脸 轻笑出声,然后马上作出补充:“博雅大人,我一直非常崇敬你的弓术,不仅是因为您的弓法十分精湛,也是因为您的弓法十分特别。”

  见博雅不说话,白狼继续说道:“就像大天狗大人和您的笛声,听上去都是那么动人,可是我一个外行都听得出,你们的风格是不一样的。”

  “博雅大人的弓术也是,我倒不觉得是我比‘残心’要厉害了,而是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弓术……是属于自己的弓道。”白狼对着博雅继续说着:“所以,博雅大人,您还是可以指导我的弓术的,我仍有很多地方略有欠缺呢,以后的日子,白狼将不胜请教。”说完,白狼向博雅鞠了个躬,以表诚心。

  博雅叹了口气,看了一眼白狼,又转头看着夜空,说道:“真是的,麻烦死了,我才不需要这些无谓的说辞……”

  白狼无声的笑了笑,眼睛里闪耀着异样的光芒。

  她现在几乎可以肯定,自己对博雅的感情是什么了。

  即使不被任何人知道也好,不被博雅大人知道也好,自己会因此痛苦难受也好,只要自己能一直默默注视着博雅大人,就够了。

  白狼不敢迈出那一步。

  可是,不试着去突破过去,如何才能更进一步呢?



  “喂,你要继续站着,我可不关心你冷不冷哦。”博雅径直走向房间,对着白狼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白狼这才突然感到夜的寒冷,她轻轻恩了一声,紧跟在博雅身后走进房间。然后她就看着博雅似乎在四处寻找着什么。

  终于,博雅失去了耐心,坐在了地上,略失望地念叨着:“老子的铺盖不会是被晴明那混蛋拿去卖了吧……”

  铺……铺盖。白狼瞬间明白了什么,她对博雅小声的提醒:“博雅大人,这里……是我的房间。”

  博雅震惊地看着白狼,正欲说话之时,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哇啊啊,哈,诶,你们都还,醒着!那就好……”晴明猛地拉开门,靠在门上喘着气,他扫视着他俩,笑了一声:“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白狼面红耳赤,连忙摇头摆手。博雅走到晴明面前向他斥责:“喂晴明!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有把我的铺盖还给我!”

  晴明推开博雅,习惯性的拿出袖里的扇子:“嘛,事情很简单啊,我还没来得及告诉白狼,这里曾经是你的暂居地,嗯,就这样。”晴明又敲了敲扇子:“总之,事情算是完美解决了,你和我来吧,我带你找你的名贵被子。还有白狼,”他看向白狼:“今天你辛苦了,你好好休息吧。希望博雅没有吓到你。”

  白狼害羞的摆了摆手:“没有的事!晴明大人,博雅大人他……真的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说到这里,她感觉脸好像有点烫烫的。

  博雅就在晴明“人家都说你温柔了你就不能温柔的回应一下人家吗”的眼神下,硬生生吞下了他的“切”,他只好别扭的留下一个离去的背影然后回答她:“真是的……你的弓术,真的很好。”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下晴明变成震惊脸了,他轻轻拍了拍白狼的肩膀说:“博雅他大概是人生第一次夸别人弓术好吧!怎么说呢,我为你高兴啊。”

  晴明走到门口又补充了几句:“博雅他真的是很喜欢你的啊~啊不是我是说,他真的是十分欣赏你的。就这样白狼,晚安。”他微笑地看着愣在原地的白狼,无声的离开了。

  白狼脑海中回荡着刚刚晴明说的那些话,感觉自己快要晕倒。但是这一切,都还只是她生活的开始呢……



【无关正文的感想!】
完结的好潦草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开始我是想写单箭头苦恋的但是我不是一个残忍的阿爸!!!全文或多或少还是有点甜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我真的没试着写文写这么长!为了弓箭组这可是第一次啊哈哈哈!他俩真的太萌啦!!!!晕倒了我要O<——<